无标题文档
道起我迹 我迹为道——(序国洲画集)
    “道起我迹,我迹为道”是《道概》语。凡走出自己道路的,都是事业有成者;众多成功者的脚迹,汇成传统的大道。

不要过多相信先行理论,真正的理论总是起于实践者的足下。艺术道路的起步,首先弄懂什么是正路,这很重要。


老子云:「使我介然有知,唯施是畏,大道甚夷,而民好不迳」,意思是说,他稍有知识,最怕的是走错道路。大道非常平坦,而人们都爱贪便宜,抄近路,走斜迳,不走正道,而致迷途。


当今画坛,亦多“不径之徒。你争我夺,拥挤在名利的小径上。名目繁多的大赛,驱动书画作者急功近利的浮燥和投机心理。而许多艺术掮客,设网捕捞以渔利。


王国洲是坦然走艺术大道的人。


他出身农村,根系血脉联系着下层的劳苦人民。孔子的仁、老子的慈、佛家的悲,都是对人类命运的终极关怀,围着人本转。不忘人本,心存良知,这是他立人为艺的根本。


他又是一名军人,严格的纪律训练,使他知法之重要。凡事无法不立。在艺术上他是崇尚传统的人。他的画,纵横恣肆,尽情挥洒,似不规畦迳,骨子里却有着中国画的严谨章法。无法而法乃为至法,实是运法的极转。只有法度才能保障自由。故国洲的画,骨力风神,精神形象,技近乎道。一些作品灵感风发,自然天得,使人叹为观止。


国洲有数年的兵营生活,扎寨于深山之中,仿佛世外桃源。春天山花烂熳,夏则树木蓊郁。山雨欲来,浮云撼岳。风雨过后,满山流泉奔涌,汇溪成瀑,声若雷鸣;秋则贯叶满地,冬则大雪漫山,银妆素裹。这样幽美寂清的环境,淘冶着一个年轻的艺术家胸怀与灵魂。国洲的绘画,奠基于这一时期。除本职工作之外,他致虚守静,凝神抱一,专心于绘事,如入禅境。我曾到过国洲的住地。四面环山,名为“活佛寨”,真是修行的佳境。我为国洲起艺名,为古禅。古者,传统也;禅即静定的智慧。自开方便门,以自然和心法为师,走着自己的道路。


农民出身和军旅的生活,造就着王国洲的人品和艺术。他少年得志,一帆风顺。也有短暂的困顿和惶惑。他找到我处问卜,恰得「蹇」卦。我说好,「困而自丰」,「大蹇朋来」。看似坏事,却是转折的良机,应经得住生活的考验。无为有为,努力作画,发表作品,出版画集,潜德而生光。终于赢得了领导的赏识和器用。如此年轻,便成为军队的专业画家,是一般人不敢梦想的。


军队也是艺术的大学校,唯人才是举。国洲并不以为没上艺术院校为憾,院外确有更广阔的创造天地。托尔斯泰、高尔基并非毕业于文学院;蒲松龄、曹雪芹也不是秀才状元;石涛、八大、杨州八怪并非庙堂权贵,而是在野派。我正是喜欢国洲这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舞台上表演的狮虎,教鞭下的驯化,已失去山野的活泼和生猛,充满家畜气。而国洲是最无绳辔的艺术家。他的可爱处,是笔下一片天真,没有顾忌,没有游移,没有故弄玄虚,没有哗众取宠,没有装腔作势,他不借艺术之外的任何包装来炫耀自己。


书画界有颇耐深思有趣的现象,名人亮相便背插旗帜,如皮影或戏剧人物。过多的装璜和甲胄,总叫人疑心掩藏着虚弱的东西……


大狗叫,小狗也叫。我听不到小字辈的怯弱之声。这使我弃满希望,我们的后代定能胜过先人。拜倒在神圣权威足下的俯首低眉者,是没有出息和希望的。


国洲从不费尽心机的为去捞取大赛金牌而创作。他唯把最好的作品捐献国家与社会。为教育、医疗、环保,各种公益事业贡献自己艺术才华。他得到的首肯和赞誉,远远超过大赛的金牌。书画与他的名字远远走出了国界。


国洲的第二部画集,看其新作,使人有「士别三日」之感。他的竹子更加苍雄峻健,生气蓬勃,笔墨老到。而其梅花,更是笔笔洗炼,神采飞扬。见之使人眉宇轩昂,精神振奋。格调高雅,英气逼人,绝无媚俗的味道。


中国画梅画竹,古今作者多不胜数,再有创获谈何容易。然狭迳出奇才,总有人凌越而出,王国洲当属一个。他的成功之路,我以正道概之。

    在中国绘画艺术传统的长河中,他是一道姿媚亮丽奔流不息的溪流,渐有江河之势。愿其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作品……

 
通讯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三间房路223号24局17# 邮编:100024
电话:010-51658096(办公室115、秘书处116、传真221)
院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坝东晓景画院街A18#
E-mail: cctv3@163.com
京ICP备0903437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