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诗画人生开篇的话

 


(一)



从小爱诗与画。


诗与画给我带来过厄运。也在厄运中给我以慰安和战胜灾难的力量。


诗与画是我不可离弃的情人,它愉悦我,鼓舞我,滋育我。


诗与画是我的两半脑,教我以不同的思维方式。


诗与画是我的左右眼,相互较正观察世事风云的变幻,穿透人为的迷障……


诗与画是我的两只脚,在荆棘丛生悬崖与陷阱的间隙寻觅道路;发现别有洞天的领域,使我意气昂然,足力劲健,逍遥而洒脱……


诗与画是我宇宙观的阴阳鱼。黑白判然,相依相存,相推相就,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辅相成,相互转化。


诗与画是我的避难所。是物欲横流波澜中的一叶方舟;是被污染的生存环境中的一块净土。我在上面打坐修行,把人性之精华,纳于丹田。然后吐出,孕成我的诗与画。


它是深埋污泥中洁白的胴体开出的一朵并蒂莲花。我给它以真情善意和至美的形式。


诗与画是我,我是诗与画。





(二)



中国有“诗中有画,画中有诗”之说。


画要有诗的意境,诗要有画的情景。


诗书画,称为三绝。使中国画成为极高境界的综合艺术。


画中题诗,使构图形式完美,也是对意境的深化与开拓。


我以诗做画理,我以画为诗法。


画是时境心情的产物,往往是意外所得。画是心象,非造物所实有。面对自造的物象精神,往往陷入沉思,浮想联翩。于是就有了诗。


诗与画不即不离,若即若离。即不滞涩,离不脱缰。既相依又独立,形同情侣。


诗不是画的解说,画不诗的图示。


各擅其美,共拓意境。


只要不太忙于应付,我总喜在画上题诗。


于是画多,诗也渐多。涓滴而淙淙然,渐有奔流之势……


谢润农先生借我一方畦土,给我疏通渠道。


老庄性属水,生命之流不息。静目以待,看它流成怎样的风景。


 
通讯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三间房路223号24局17# 邮编:100024
电话:010-51658096(办公室115、秘书处116、传真221)
院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坝东晓景画院街A18#
E-mail: cctv3@163.com
京ICP备0903437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