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命 运
       我知道我是命运的奴隶。

我不知从哪里来,也不是我愿意来,我无所选择。一生下来便不平等。有的落生在权势荫庇的富豪之家,我却被抛在了贫瘠与苦难的土地。对着这滋生愚蠢与罪恶的世界,我赤条条的来,无毒牙利爪,无一件防身的武器……


语言不是我发明,我落生就在汉语圈里,于是我就成了吞吐这种语言的动物……


文字不是我发明,据说是那个生有四目叫仓颉的。创造文字之时,他听到了鬼哭。鬼也骇怕,这种人类思想的分泌物。


一些人拿它当咒符念念不忘,挂在巫祝的嘴上。以职业的眼睛,在每个人身上,都看见鬼影;一些人把它当陷阱,蜘蛛一样处心积虑的罗织文网,我看见许多化蝶的庄子,把尸体挂在透明的天空;一些人为“吊民伐罪”,出师有名,檄文字字如响箭,乱镝飞鸣;一些人把它当绳索,制成牛皮教条,来捆绑思想的奴隶。驯顺的哑畜,也不如机械人便于操纵,只要按一下敕令的电钮,人群便会被运动起来,乌眼鸡一样厮咬的羽血纷飞,进行着你死我活的斗争……妖巫高踞宝座,用法剑指挥。


只有诗人,把文字野草一样吞下,化做血泪和奶汁来喂养和拯救自己孤傲与狷介的灵魂……


我生下来,便落囿于一种势力范围,注定有根本和我不相干的人,做我命运的主宰。不管它是纣桀还是阿斗,我都须俯首听命。一片思想的黑伞,注定要做你的天空,不管我跑到哪里,也逃不脱它笼罩的阴影。我的灵魂,必须接受马蹄的践踏。秦始皇的火把,传燃了几千年。在灰坑的磷火闪烁中,有我被埋葬的青春。


我学夸父追日,却一步步坠入暗夜。在那黢黑黢黑的无底深渊中,一只小小的萤火虫,也敢宣布做我的太阳。


我像一个孤犊,怎么也逃不开这造神祭坛的领地。我随时可以被屠宰,做为神圣或卑贱的牺牲……


我的思想,未出生之前早已被圈定。上天下地,碧落黄泉,怎么也逃不脱那一块被皇权一封再封、营造了几千年专吃活人灵魂的古老的坟茔……


我知道,我是命定的奴隶。不知什么真正属于我。我是谁?我对着苍天发问。它装聋作哑,默不回声。但有一个声音源于遥远,你生的欲求,便是原罪。


不是我想吃什么。我不愿损害一个开花孕籽的植物,更不愿杀害世界上任何一个和我一样乐生的生命。然而饥饿逼迫我,甚而不得不和陈胜李闯揭竿而起,为了满足空瘪的胃的需求,我不能不羞愧的承认,那伟大堂皇庄严神圣的旗帜下,往往只是些动物本能的需求……


我很童真。成熟的生命燃烧情欲之火,为了生命的继续,不得不去追逐女人。人之大欲难分善恶,它由自己,又不由自己。欲是本能,唯爱是艺术。


生命是忽然间的现象。生是偶然,死是必然。在生与死,偶然与必然之间,在逝者如斯的流光中,有我短短的一瞬。怎样做人,区别于其它牲畜和野兽?掌握自己生命的舵,依顺于天理人欲,走完人生的旅程……


是种子就要发芽,是蓓蕾就要开花,是一只青虫就要蜕变羽化……


我不能不顺从自然的命令。但我绝不听从任何狂人的奇思怪想,把我的命运提线操纵,玩弄于它的股掌之上……


把握生命的真。有真才有美,有真有美才有善。


因爱己而爱人,因爱自己的生命而怜及其它生命。宇宙万物在和谐的运转,人类只有和谐相处,才能创造真正高尚的精神与物质文明。


开过的花是要凋谢的。成熟便接近死亡。最愉悦的后面潜伏着深深的怅惘。因为我看到事物的终极,所以对生活的严峻挑战,宠辱不惊。


但我不会把任何动物当图腾崇拜。没有一个和我不同的“大人物”,值得我跪拜山呼。


在这个星球上,凡是人都同我一样渺小,一样有七情六欲,一样逃不脱生命和时空给予他的局限。因此,我也不会蔑视任何人。他们和我一样可怜,有许多无奈和不能自己……


在死亡之流中,生命是一个逐波的浮沤,是这样短暂和易于寂灭。然生命的创造属于不朽。一切愿望,一切理想,一切诗与画,一切精神现象,都是生的光芒。生命不朽,死亡不朽,无常中有真常,它属于永恒。


在人海中泛舟,我歌唱命运。它不属于我又属于我。


是种子便要发芽,那怕是一株小草;是蓓蕾便要开花,哪怕如昙花一现;是一个青虫,就要努力孕化出自己的翅膀。


抓住现在,也便抓住了自己,抓住承前继后,以生之不屈与骄傲,坚决的长成自己。


一切由于生,一切为了生。

    道法自然,便是“顺天承命”,这和皇帝的狗屁诏书没有关系。

 
通讯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三间房路223号24局17# 邮编:100024
电话:010-51658096(办公室115、秘书处116、传真221)
院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坝东晓景画院街A18#
E-mail: cctv3@163.com
京ICP备0903437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