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档
中国为国际艺术品市场提供了什么






中国为国际艺术品市场提供了什么



 

 

作者:沙尚琪 


  中国到底给国际艺术品市场提供了什么?提供了可以在短期内获得高额利润的投资对象?提供了各种令人咋舌的纪录与数据?还是提供了大量资本卷入到国际艺术品市场之中?


  谁是去年国际艺术拍卖市场上成交量最高的艺术家?不是毕加索,不是沃霍尔,而是中国现代艺术家张大千。截至去年年底,张大千2011年全年作品拍卖成交额超过了5亿美元,排名第二的是齐白石,成交额4.45亿美元上下,而毕加索的成交额只不过3亿多美元。


  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爆发后,国际艺术品市场受到影响,而中国现代艺术家的行情却一直见涨。除了齐白石张大千之外,傅抱石徐悲鸿吴冠中等采用中国传统材质进行创作、同时又融入个人艺术创新的艺术家们,始终是中国藏家与投资者的心头之宠。


  中国艺术家在拍卖成交额上跃居榜首的情况,无疑会让众多具有民族情结的人感到极大振奋,但是中国艺术品市场的前景却不容乐观。或许拍卖行对外宣称的业绩和人头攒动的景象会给人以艺术品市场继续坚挺的印象,但无论是去年香港的苏富比、佳士得秋拍,还是北京的秋拍,都逐渐呈现出冷清的趋势。海外经济危机与国内信贷紧缩或许是原因之一,而泡沫的逐渐消失或许才是真正的原因。从去年秋拍的成交情况来看,曾经叱咤一时的中国当代艺术、中国古代书画等门类都已经风光不再,降低估价与流拍的情形频繁发生。


  与此同时,国际艺术品市场对中国的不信任也日益凸现。通过拍卖洗钱、贿赂、骗贷的传闻不绝于耳;拍假问题严重,《人体:蒋碧薇女士》、汉代玉凳,假到离谱的地步;买家迟迟不支付款项,逼得苏富比、佳士得开始要求竞拍重要拍品的买家预付保证金。虽然通过假拍来抬高某些艺术家市场行情的做法,在国外的艺术品交易中也并非什么新鲜事,但中国假拍满天飞的情况,也遭到了国际同行的诟病;另一个关键性问题就是鉴定专家的缺失。


  可以说,从2009年开始出现“井喷”式飞涨的中国艺术品市场,开始进入了冷静期。2012年的市场前途当然尚无法预卜,而这个时候恰恰是一个进行行业反思的机会。中国艺术品市场的具体问题,业内心知肚明,毋庸赘言,但有一个根本问题,却不得不提:中国到底给国际艺术品市场提供了什么?提供了可以在短期内获得高额利润的投资对象?提供了各种令人咋舌的纪录与数据?还是提供了大量资本卷入到国际艺术品市场之中?回过头来再看中国艺术品市场的发展:模式是西方的,最早驱动市场暴涨的艺术门类也是西方人选择的,除了不断地跟进西方、学习经验之外,除了不甚成功的文交所实验之外,除了基于民族主义的盲目自豪与不理智行为之外,中国艺术品市场是否在任何层面上对国际艺术品市场产生过关键性的作用?


  近期国内外媒体都报道了中国某家拍卖行在纽约设立办公室,以及公司高管赴美考察,学习苏富比与佳士得等西方拍卖行的经营模式的情况。学习他人经验这一阶段固然不可跨越,但学什么、怎么学,是事先必须清醒认识的问题。仅仅学习先进成熟的模式或制度,无非是在他人制定的游戏规则之下玩着他人的游戏。只有掌握了国际艺术品市场的话语权,拥有引领的地位,中国自己的艺术品市场才能走得更远。


 
通讯地址:北京市朝阳区三间房路223号24局17# 邮编:100024
电话:010-51658096(办公室115、秘书处116、传真221)
院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坝东晓景画院街A18#
E-mail: cctv3@163.com
京ICP备09034370号